通常,中國人說起日本,就會說“日本人崇拜強者”。而我認識的國內友人,也認為日本社會是個“認同強者通吃的社會”。因為“從接觸到的一些文藝作品包括動漫日劇小說看,自然法則對日本人影響很深,包括小孩子中對弱者欺凌常常發生。”

 

首先,關於“日本人崇拜強者”的說法,似乎已經成為國人對於日本人的一種定論。已經蓋棺定論的觀點,很難推翻,我也不打算推翻。因為日本人的確是崇拜強者的。當然日本人思維意識裡的“強者”,並不一定是有錢有車有房有頭有臉要什麼有什麼能夠呼風喚雨的“成功人士”。只要你有值得學習的地方,你就很可能被奉為強者。例如說你拉麵煮得比別人的好,豆腐做得比西施還美,即使你本人其實並不夠高大帥,但你一樣會受崇拜,成為行業裡的“強者達人”。

 

而至於說日本社會是個“認同強者通吃的社會”,則是對日本社會的一種誤解。日本並不是一個強者通吃的社會。首先,日本的法律是保護弱者的。其次,不說別的,只要留意各個公共空間為老人兒童、身體不便者特設的各種人性化設施,也能看出這個社會對於弱者是有關愛的。更不用說那些與普通孩子一樣享受義務教育的智障兒童,還有在車站由工作人員迎來送往的輪椅者——弱者在這個社會並不會受到歧視與排斥,而是可以得到各種幫助與扶持。

 

但儘管如此,日本社會依舊存在凌辱與歧視——被凌辱或被歧視者,不一定必須是弱者,而更多的可能是“異己”。例如在某一個群體中,總是與他人格格不入的人,會比較容易遭到冷遇或排斥。這樣的人被稱為“KY”,也就是日本人常說的“空気が読めない奴”(不會閱讀空氣的傢伙)。但這類不會閱讀空氣的傢伙,不一定是弱者。例如大家都知道的日本80後作家加藤嘉一,他絕不是弱者,但他曾經幾乎遭到日本媒體和前輩的群毆,因為“あいつは空気が読めない奴だ”(那傢伙是個不會閱讀空氣的傢伙)。

 

xiongy_mm1

 

因此,雖然日本的教科書使用金子美玲的童謠,試圖告訴孩子們說“大家都不同,大家都很棒”,但我覺得在現實中,如果你真的傻呼呼地刻意表現自己的“不同”以示自己“很棒”的話,那完全是在自尋短見——因為一個總是刻意強調自己不同的人,通常會被認為是“自我中心”的人。這樣的人,在日本社會是令人討厭的,大家都會敬而遠之。

 

所以,現實的日本社會,實際上是以“均質主義”為主流的——“大家都一樣,大家才很棒”。大家都在群體之中互相表現出種種相同之處,並小心翼翼地在他人面前收斂起各自的“不同”,以免因為自己的“不同”而給周邊增添了麻煩,引來了非議。每個人都盡可能和諧默契地遵守著群體中的各種規則與潛規則——這類“大眾品牌”的日本人,屬於日本社會的常態人群。他們努力營造出一種“均質”的群體個性,以方便自己不動聲色地隱藏其中。換言之,這種“均質”的群體個性,便是一種典型的“飯糰志向”。

 

“飯糰志向”——這是日本的著名漫畫系列《島耕作》的作者、漫畫家弘兼憲史所製造的一個詞。意指日本人的集團主義,就像一個結實的飯糰一樣,有很強的黏著性。的確,處於同一飯糰空間的飯粒們,是不會互相群毆的,他們互相庇護,以保證飯糰的安全佈局和完美造型,並呈現出飯糰般緊密的團結精神。

 

那麼,什麼樣的人會被欺凌被群毆呢?

108920122

 

當然是那些散落在飯糰之外不懂規矩的米粒們。也就是文章前面所提到的“KY”——不會閱讀空氣的那些傢伙。情節嚴重的話,這些可憐的傢伙,甚至會遭到“村八分”般的噩運。

 

所謂“村八分”,是日本農村傳統的懲罰制度。生活在農村,有十件大事:成人式、結婚式、照顧產婦、照顧病人、建新房或房屋翻修、水災搶險、火災滅火、年忌法事、葬禮、旅行。

 

通常,這十件大事是全村人共同分擔,互相幫助的。但對於破壞村落規矩和秩序的人,村民們會團結起來與其絕交,對其進行“村八分”的製裁:也就是上述的十件大事中,除了葬禮和火災,餘下八件事,全村人都對壞規​​矩者不聞不問,實行集體抵制。當然,葬禮和火災時出手相助,也並非出於同情心底線,而是因為迫不得已:因為火災會蔓延,去世的人放置過久怕帶來疾病。不幫忙不行。

 

關於“村八分”,有一個很有代表性的真實故事。

 

19699873143

 

1952年5月6日,日本朝日新聞靜岡分局收到一封讀者來信,寫信者是一位名叫石川皐月的高中女生。石川皐月寫信向“朝日新聞”告發她的家鄉——靜岡縣上野村在進行選舉時,公然舞弊,採取冒名投票方式,進行不正當選舉。

 

收到來信的朝日新聞社大為吃驚,第二天就派遣記者迅速趕往現場採訪,並很快將上野村的選舉醜聞訴諸報端。不久之後,上野村涉嫌不正選舉的數十人,全被警察帶走了。

 

同村數十人被警察帶走之後,石川皐月一家的“村八分”噩夢便開始了。

 

首先是全村人開始集體與石川家絕交。大家看到石川家的人都遠遠繞道,石川父親做投機生意失敗的醜事,開始被地方小報揭露出來;石川上小學的妹妹,在學校遭到同村學生的欺負和辱罵;更有一部分村民開始四處活動,想方設法要中止石川皐月為念高中而申請的獎學金,讓她無錢讀書……石川一家被村民們徹底孤立起來。

 

不久,以《朝日新聞》為首,日本的全國媒體都紛紛對上野村的不正選舉以及石川一家遭遇“村八分”制裁的消息再次進行報導,上野村開始受到日本全國的關注,《朝日新聞》在報導中公開質問:“看到不正當手段依舊保持沉默,難道就是愛村之道嗎?”面對媒體的質疑,有一部分村民開始覺醒,放棄“村八分”轉而支持石川一家。石川皐月在讀學校的全體師生以及靜岡縣教職員組合等,也開始發表聲明,對石川皐月的勇敢揭發表示支持。

 

Img267736670

 

但媒體和學校師生的支持,並沒有減輕石川皐月被“村八分”的噩運。不久,有人開始造謠,說石川皐月已經加入了日本共產黨。 “日本共產黨”在當時普通日本人心目中,代表左翼激進主義,屬於徹底的危險分子。舉一個題外的小例子:日本著名導演北野武,回憶起小時候母親為了想他要好好讀書,會威脅他說“你不好好學習,將來長大就變成共產主義者”! ——由此可見“共產主義”在日本人心目中的殺傷力。

 

此事的最後結果,是被造謠變成了“女黨員”的石川皐月,因為難以承受種種精神壓力,最後不得不出走東京進行迴避,直到事件逐漸平息之後,才敢重回家鄉……這次“村八分”事件,在日本社會引起了很大的震撼,以致日本導演新藤兼人甚至將此事改編成電影搬上了銀幕,電影名就叫《村八分》。

 

“村八分”是一種十分消極的製裁方式,它通過無視、沉默、冷淡、侮辱甚至造謠等各種手段,來實現對被制裁者的種種精神傷害。這種精神傷害比體罰更具摧毀性,因此,若被制裁者屬於承受能力差的人,最終很可能不得不走上自殺這條不歸路。

 

當然,日本作為一個法治社會,人人都受到法律的保護,只要有勇氣訴求於法律,通常能討回公道,維護尊嚴。因此,現在的日本農村,“村八分”現像已經十分少見,但也並未徹底消失。就是近兩年的日本媒體,也有過關於“村八分”的報導。

 

6609cf3893cd000b

 

此外,即使在大都市生活中,或是在校園中,也一樣會存在近似於“村八分”的欺凌事件——這種欺凌手法,通常是一個群體里當頭的人,欺凌群體中自己看不順眼的某一個人,而群體裡的其他人,因為怕惹事、怕得罪當頭者,大都會保持沉默。

 

面對這樣的欺凌事件,該怎麼辦呢?我曾經就此和我家的小朋友進行過認真討論。當時還是小學生五年級的小朋友回答我說:“最重要的是旁觀者不能保持沉默。”

 

我想:孩子說的是對的。要製止社會現像中的各種“惡”,最重要的第一步,就是必須打破沉默。

 

(轉自互聯網)

About 帳篷皇有限公司

帳篷皇有限公司 Smarky Limited 專業 生產不銹鋼架 、鋁合金加厚鋁架、A級鐵架易摺合帳篷。絲印帳篷LOGOS、 噴畫廣告帆布tent帳篷、招牌帆布帳篷tents、設計帆布帳篷、 戶外攤位遊戲LOGOS帳篷(帳篷報價) 帳篷價格,露營帳篷hk,活動帳篷,香港,澳門,元朗,深圳,深水埗,防uv沙灘帳篷,16kg石座固定帳篷。傘,太陽傘戶外沙灘太陽傘,沙灘太陽帳篷、絲印太陽傘UMBRELLA 、 帆布帳篷噴畫廣告太陽傘、招牌太陽傘、Marquee 攤位架,設計LOGOS太陽傘(聯絡我們) 。『smarky Limited』 specialised in production steel frame、 aluminum frame and iron frame easyup marquee.Silk Printed Tent 、 Ink-Jet Marquee 、 design tents帳篷 、 booth game tent 、Canvas 、Awning.outdoor Beach Umbrella:Design Beach Umbrella、Garden Umbrella,透明膠帆布帳篷,sun shelter panel supplier,Beach Umbrella Specification,Hong Kong beach pop up 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