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下的中國,毫無疑問,我們大多數人在精神維度上,過的是一種沒有自由選擇權的生活。在生活的諸多環節中,我們大多人沒有選擇的權利,從事什麼樣的工作,在哪座城市生活,跟什麼樣的人交往,這些看似自由,卻又因為生計和先天障礙等原因,又常常充滿不確定性和無能為力之感。

 

正如綠蘿這種植物一樣,它平凡,卻也有自身的價值;它司空見慣,卻也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但總之,這種植物的生存本身充滿了不確定感和不可取代的特性,使之充滿了植物界的分母色彩。真正的綠蘿,當然不是《後會無期》中成功人士見過繁華之後,冒出來的所謂平凡念頭,它是不得不之後的無奈現狀,而非自由選擇或者脫俗回歸後的結果。

 

《綠蘿之舟》的作者是日本70後的女作家津村記久子,她大概是擅長描寫那種成年職業女性,在工作和生活中不斷精神漂浮的一類作家。 《綠蘿之舟》用五六萬字的篇幅講述了一個在三十歲左右的日本女性遇到的點滴故事。

 

小說幾乎沒有什麼戲劇衝突,作為主人公長瀨,接近而立之年,打著三份工——化妝品工廠流水線上的合同工、咖啡館小時工和教老年人電腦的教員,她父母離異,跟母親過著不咸不淡的日子。有一天在工廠看到一幅環遊世界的廣告,正是這副平面廣告中的巴布亞新幾內亞劃獨木舟的男孩,吸引了她,也促使了這位職業女性在內心中產生了一時消散不了的漣漪。

 

而環遊世界的費用不便宜,尤其對於一位從事工廠勞動的底層人來說,她要用大概整整一年的工資收入才夠支付這筆費用。而一個正常人,當然不可能一年不產生任何花銷,然後將錢用來去環遊世界。長瀨為了此計劃,她就要更加拼命地工作,加班、打工、節省、存錢成了她生活最重要的一件事。

 

2000

 

環遊世界在綠蘿般的命運下,更加光芒萬丈,不管是計算著這一路途徑的國家,還是盤算著一筆一筆的生活開銷正在與這個計劃漸行漸遠,長瀨的理想在她的捉襟見肘的生活中更加顯得唐突而荒誕。

 

人生來是做什麼的?難道就是僅僅為了活著嗎?我們周而復始地工作,賣命般地堅持在自己並不一定情願的崗位上,難道就是為了薪水而活著嗎?小說主人公長瀨不時地提出這樣的質疑,但同時也會被“人不工作是沒法活下去”這樣的真理扇耳光般地打醒。但事實上,我們仍然解決不了這樣的疑問,我們為什麼要如此苟延殘喘地求生?

 

如果一個人生病期間努力工作,他將全部的時間和精力都拿來工作,不過是為了用工作換回來的報酬去買藥維持他的身體運轉,那麼他還有必要繼續求生下去嗎?如果在這個問題上動搖了,那麼一個人拿拼命工作換回來的錢,只是為了支付每天上班的路費和支撐其工作下去的伙食費,那麼他還有理由繼續這樣下去嗎?

 

這樣的設問一定會被很多人質疑,因為我們在工作中還得到了其他的價值,除了支付必備的生活所需,我們應該還有盈餘,這些錢可以支配我們去做點自己高興的完全跟工作無關的事。而且工作本身也可以給人帶來滿足,比如社會生活,比如人與人之間的交際,還有打發了時間。

 

但是我們終究要承認一個事實,就是我們大多數人的工作是不值一提的,正如綠蘿那般水生植物的宿命,它有它的價值,但無論怎麼看都只是那麼一小點兒,跟我們每個人當初剛剛生而為人時想像的大體上總會出現出入。

 

可是,長瀨這樣的女孩不會放棄,雖然她生了一場病,請了幾天的假,但她也仍然沒有放棄,她要在工作中才能感到充實,她的生命才不會被誤以為浪費。我們大多數人也不會放棄,更沒有理由放棄,只能繼續拼了命地熬下去,沒有盡頭地熬下去。

 

2000 (1)

 

津村記久子不是那種殘酷的女作家,她在結尾處給了長瀨以新生命般的奇蹟和憧憬,她終於看到了賬戶裡的錢可以支付自己環遊世界的夢想了,於是新的生活、新的生命又將綻放。可是,無論是在小說中還是現實生活中,我們都會發現,這只是新循環的一個開始,下面一個輪迴正在以殘忍的狀態等待我們。

 

在當代中國人的生活中,生存幾乎不再是困擾我們的首要問題,而是我們在求生之後精神上的匱乏和無助,成了我們現如今思考的主要領域。又窮又忙,這不僅是大城市打工族的狀態,也是那些有了家室和房產的中產階級的精神寫照。我們能忙明白這個世界嗎?我們能忙明白自己的人生嗎?我們能在自己的精神維度上聲稱自己不是窮人嗎?我們能在這個繽紛同時也紛爭的世界中自稱活明白了嗎?也許長瀨更深層困擾的,不是讓自己的賬戶湊足那可以支付環遊世界的160萬日元的費用,而是她要面對沒有頭緒的生活瑣事和毫無未來可言的未來。

 

長瀨的未來應該還是繼續在工廠裡打工,當她從環遊世界的壯舉中回歸到平淡的生活中時,她要考慮母親喜歡小孩的問題,她要維護自己的尊嚴問題,她要面對每一個傳統女人都要面對的婚姻問題,一切的生活困擾必將伴隨著她繼續日以繼夜地在工廠流水線上的工作。前者是問題所在,後者是支撐自己尚且有資格面對這些問題的資本。

 

長瀨們幾乎沒有出路,他們不自在,更沒有真正的自由,所謂自我選擇不如說是在隨波逐流裡能稍微安靜一點,他們連古人說的獨善其身都沒法真正做到,安身立命也只是一句笑話。什麼是“獨”呢,她在工廠的紛雜環境中,要面對工作競爭和人際關係,怎麼可能獨?什麼是“善”呢,連自己的身子都不完全屬於自己,善不善還真的重要嗎?

 

長瀨們表達了一個正在進行時的世界向度——沒有出路,亦不能退縮,真正的絕望正是如此,你連退縮到過去或者放棄現在的權力都沒有了。長瀨的三個大學同學:兩個嫁人了,均或明或暗地面臨家庭問題,律子跟丈夫離婚,卻不知道自己婚前的那筆錢能不能拿回來;而和乃的難言之隱更令人捏一把汗;還有美香,一個沒結婚的開咖啡店的老闆,她顯得有點模糊不清,但在小說中也沒能透露出這就是女性的合理出路——一切看上去都是傳統女性已經沒有了可以暢快呼吸空間的真相,結婚生子都在各自的沉重中度過,正如長瀨患上的慢性咳嗽,隨時纏住你,要不了你的命,但也會讓時時感到不舒服。

 

綠蘿就是普羅大眾,在這個植物世界中,綠蘿這個物種不足掛齒,它不夠珍稀,實用價值是有一點兒,又因為好養易活和具有淨化空氣的作用,所以它就像我們日常生活中見到的絕大多數人一般司空見慣。作家要告訴我們,這樣的人生除了無奈幾乎什麼都不存在了。

 

(轉自互聯網)

About 帳篷皇有限公司

帳篷皇有限公司 Smarky Limited 專業 生產不銹鋼架 、鋁合金加厚鋁架、A級鐵架易摺合帳篷。絲印帳篷LOGOS、 噴畫廣告帆布tent帳篷、招牌帆布帳篷tents、設計帆布帳篷、 戶外攤位遊戲LOGOS帳篷(帳篷報價) 帳篷價格,露營帳篷hk,活動帳篷,香港,澳門,元朗,深圳,深水埗,防uv沙灘帳篷,16kg石座固定帳篷。傘,太陽傘戶外沙灘太陽傘,沙灘太陽帳篷、絲印太陽傘UMBRELLA 、 帆布帳篷噴畫廣告太陽傘、招牌太陽傘、Marquee 攤位架,設計LOGOS太陽傘(聯絡我們) 。『smarky Limited』 specialised in production steel frame、 aluminum frame and iron frame easyup marquee.Silk Printed Tent 、 Ink-Jet Marquee 、 design tents帳篷 、 booth game tent 、Canvas 、Awning.outdoor Beach Umbrella:Design Beach Umbrella、Garden Umbrella,透明膠帆布帳篷,sun shelter panel supplier,Beach Umbrella Specification,Hong Kong beach pop up 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