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媽”,一個現象級的存在。在各種網上詞典中,“中國大媽”已經登堂入室,而力戰黃金市場則是其橫空出世的標誌性事件。

 

現在,距離這場短兵相接的戰鬥一年有奇,圍觀已經遠去,起哄也好,喝彩也好,“中國大媽”在《華爾街日報》首創“Dama”這個英文單詞後,作為群體已經塑完成,而且繼續擴大其影響。

 

如果用學術尺度來衡量,說“中國大媽”在繼續擴大其影響,是未必妥當的。 “中國大媽”並不是突然出現,而是在黃金大戰中突然被注意到。在黃金大戰之前和之後,“中國大媽”的行動能力是否有區別,行動是否有增減,其實是缺乏比較的。但“中國大媽”受到的關注確實增加了,因此,說其影響擴大了,可能是一個與“大媽”無關,而只與觀察者、描述者的感受有關的事情。 “大媽”還是從前的“大媽”,而觀察者、描述者眼裡有“大媽”,於是處處看到“大媽”,這是完全可能的。

 

黃金大戰是一個重要的轉折點。根據一般描述,華爾街大鱷在美聯儲授意下,經過一年醞釀造勢,終於在2013年4月出手做空黃金。金價大跌之際,“中國大媽”半路殺出,數輪搶購。華爾街、美聯儲之於黃金,豈止“有著嚴謹的分析和研究”,簡直就有著直接的定價權。而“中國大媽”眼中不過是跌價、抄底、保值、妝飾。華爾街與“中國大媽”是完全不對稱的。

 

98887284817155

 

華爾街做空黃金,本像中國古代的官老爺出行,已經警蹕開道,鑼響周知,世界上的國家或公司哪有頂頭上的? “中國大媽”卻出場了。當然,她們是誤打誤撞者,既不知和不管華爾街的精妙佈局,也不足以影響到華爾街做空黃金的走勢,最多,短時間製造了一點麻煩,或者一點笑料而已。

 

輿論是高度一致的:“中國大媽”與義和團沖向洋槍洋砲一樣,沖向了黃金,這不是大戰,而是送死;她們熱情而衝動,精力充沛而盲從,擅長利益計算而缺乏能力眼光。這既是“中國大媽大戰華爾街”的結論,也成了“中國大媽”這個概念的固定內涵。 “中國大媽”在得名的同時,也獲得了由華爾街來映襯和定義的可笑性。

 

其實,“中國大媽”以樸素而低端的“思想武器”,進入黃金市場,成為誤打誤撞的華爾街對手,固然頗顯滑稽,但如果換個角度來看,在華爾街之外的那些金融機構、投資公司乃至國家銀行,又有何“主動性”可言呢?他們確實沒有盲動,但也只有服從,隨著華爾街的節拍起舞,他們的智慧與行動力,不過是與華爾街保持一致而已。

 

693973232450637

 

如果從結果看,“中國大媽”搶購黃金,至少也不比那些整天看K線圖、聽專家分析、研究走勢的炒股家悲慘,但炒股家沒有哪個被嘲笑。 “中國大媽”也不比美國兩房債券的買主倒霉,兩房債券的買主已是血本無歸了。而且“中國大媽”也沒有說日子過不下去,還要買金子吧,家庭財產不放在一個籃子裡,黃金上放一些,也未必就比貨幣存銀行差。

 

不過,這些理解對改變“中國大媽”的可笑性定名都無濟於事。 “大戰華爾街”既是“中國大媽”的誕生標記,也是其作為調侃、嘲笑、戲謔的對象的起點。在此之前,“大媽”雖然早已隨網絡時代青少年文化興起而具有“過時過氣”的意味,但還沒有被賦予可笑的定義。每個人家中都有一個“大媽”,嘮叨些吧了,落伍些吧了,但並非不可理喻。而黃金大戰後的“中國大媽”,卻突然可笑、不通情理起來。​

 

於是,我們看到了“中國大媽”與社會主流越來越多的衝突。

 

她們在大跳廣場舞,吵鬧擾民,與居民對抗。她們在小區裡跳,在公園裡跳,在火車上跳,還在紐約、莫斯科、巴黎跳,“人類已經阻止不住廣場舞了”。如果她們在國外被制止了,那真是大快人心,有時她們在國外沒有被制止,媒體也樂於傳播一下被制止的消息。

 

702337766945

 

她們在清早出門上公園、健身或者去超市搶購雞蛋,拿著老年證搭乘免費公交、地鐵,而此時正是上班高峰。她們加劇了公共資源的緊張,但並不退讓,有時以無理的方式要求獲得照顧。她們跌倒了無人敢扶。她們的美學趣味永遠屬於“最炫民族風”。在輿論表述中,她們已經失去了“做對”的可能,她們總是可笑地做錯了事情。

 

“中國大媽”基本上沒有獲得機會在媒體上表達點什麼。她們是活動力仍然較為旺盛的“輕老年”。這個社會正在步入老年化,也正在進入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厭老文化”時代。於是,這些“改革開放”剛開始時正處青春時節的人,伴隨和參與中國這一輪現代化進程,經歷了其間的製度興革和觀念更迭,最終被定義為“可笑而不可理喻”。人們都樂於發現和講述“中國大媽”的段子,描述她們與“正常人”的衝突,人們都願意表現與她們格格不入的趣味、觀念。

 

61813523264773

 

如果沒有黃金大戰,“中國大媽”還會不會如此引人注目?如果沒有黃金大戰,“中國大媽”會不會包含“做錯事、可笑​”的固定含義?這些都無以假設。真實發生過的是,一群中老年婦女在華爾街做空黃金時去搶購黃金,在英語中被定名為“Dama”,漢譯為“中國大媽”。跟華爾街大不合拍的搶購黃金行動,成了“中國大媽”可笑定位的總開關。

 

從媒體上看,此後她們就再也沒有做對過什麼,此前她們做錯了的事情也將在“中國大媽”概念下進行歷史性的追認補刀。她們確鑿做對了的事情應該只有一件,就是生下現在來取笑她們的男男女女,一邊哄笑一邊映襯出“我們不是大媽”的自豪。

 

 

(轉自互聯網)

 

 

About 帳篷皇有限公司

帳篷皇有限公司 Smarky Limited 專業 生產不銹鋼架 、鋁合金加厚鋁架、A級鐵架易摺合帳篷。絲印帳篷LOGOS、 噴畫廣告帆布tent帳篷、招牌帆布帳篷tents、設計帆布帳篷、 戶外攤位遊戲LOGOS帳篷(帳篷報價) 帳篷價格,露營帳篷hk,活動帳篷,香港,澳門,元朗,深圳,深水埗,防uv沙灘帳篷,16kg石座固定帳篷。傘,太陽傘戶外沙灘太陽傘,沙灘太陽帳篷、絲印太陽傘UMBRELLA 、 帆布帳篷噴畫廣告太陽傘、招牌太陽傘、Marquee 攤位架,設計LOGOS太陽傘(聯絡我們) 。『smarky Limited』 specialised in production steel frame、 aluminum frame and iron frame easyup marquee.Silk Printed Tent 、 Ink-Jet Marquee 、 design tents帳篷 、 booth game tent 、Canvas 、Awning.outdoor Beach Umbrella:Design Beach Umbrella、Garden Umbrella,透明膠帆布帳篷,sun shelter panel supplier,Beach Umbrella Specification,Hong Kong beach pop up tent,